您的位置 : 首页> 盛夏北梦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盛夏北梦 已完结

盛夏北梦

作者:佚名分类:都市

临安掏了500RMB报名学手绘,手绘班老板是与她同专业的某大三学长,据他宣传,教手绘和软件的老师都是建规学院里和他私交甚笃的几位知名学霸。展开

盛夏北梦_精彩章节试读:

      第25章 .不能太惯            心满意足的临安回到寝室后,原本快要翱翔到外太空的心情瞬间被《小苹果》砸回了地球。       小胖正在学着MV上的动作跳广场舞,桃子在一旁求她:“大姐你饶了我吧!”       小胖认为桃子没欣赏能力,见临安回来,连忙大秀特秀:“安安,我跳得肿么样?”       临安苦着脸,拎起热水瓶往外走:“嗯……很不错。”       已经开了门,又被小胖拦截住:“怎么个不错呀?”       见她穿着白色睡衣,“像小天鹅。”       小胖得到褒奖,欢欣鼓舞。       排练结束的狐狸恰巧回来,小胖继续在她面前跳舞,狐狸累趴在桌上,被她晃得眼晕,一眯眼,警告说:“习小胖你信不信我一巴掌把你拍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小胖一向最怵她,人立刻就老实了,嘴上却不依不饶:“你们两个的鉴赏能力太低,只有安安是我的伯乐。”       桃子关掉平板的播放器,世界终于清静了。爬床,躺床上复述临安的话:“安安说小胖跳得像小天鹅,狐狸你怎么看?”       狐狸一听,乐了:“小天鹅?是小天鹅牌滚筒洗衣机吧?”       “……”小胖暴走。       临安排完长队打热水回来,小胖悲愤地在床上挺尸中。       狐狸递了建规学院新生晚会的入场券给她:“有空捧个人场,没空就算了。”       临安想到她正在排的小品:“你们演的什么?”       狐狸说:“白雪公主。”       小胖顿时来了劲:“狐狸你是不是恶毒的皇后啊?”       狐狸皮笑肉不笑:“呵呵,我是魔镜。”       小胖:“魔镜魔镜,你快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恶毒的人,是不是狐狸?”       狐狸:“二货你太天真了,你心灵再美也就是个心肠好的胖子。”       小胖:“……”呜呜呜,她讨厌毒舌!       临安不知道怎么平息两人之间的战争,想了想,还是转移话题吧:“我记得有网友说,《白雪公主》可以改名为《一个女人和七个男人的故事》,一个女人莫名晕倒,被七个男人强行拖入了森林。”       “……”众默。       “《葫芦娃》也可以改名叫《七个未成年男孩和一对年轻夫妻的故事》,七个未受过教育的未成年男孩尾随一对年轻夫妻回家,先后被年轻夫妻奋力打败,可是好景不长,丈夫不幸身亡,妻子被七个男孩一起压在了身-下。”       “……”继续默。       “哦对了,还有《八仙过海》,《一个妙龄女郎和七个行色各异的男人的故事》。一个正值青春的妙龄女郎和七个行色各异、年龄从18岁到80岁不等的男人一起到海边踏浪。”       “……”还是默。       桃子及时打住她:“安安,换别的说吧,我要吐血了。”       小胖在床上打滚:“不要,我还想继续听睡前故事。”       “……”临安默默忏悔,这要是睡前故事,在毒害小朋友之前,她先去自我了断算了。       小胖催促:“安安,继续讲呀。”       临安:“呃,从前有一条美人鱼……”       小胖:“我要听带颜色的。”       临安:“从前有一条没穿衣服的美人鱼……”       小胖:“……”       周五晚上的第一次播音,临安在节目里提到了左宗棠。传说,伟大人物的诞生都会伴随一些奇异的预兆。左宗棠出生时,他的祖母梦见了牵牛星下凡,自称来拯救人世间受苦受难的劳苦大众。       临安说到这儿的时候,刚巧被小胖听到,回去后,她问临安什么是牵牛星,临安答:“就是牛郎星,牛郎织女的那个牛郎。”       小胖悟了:“哦,原来就是牛郎鸭子的牛郎啊。”       临安思忖:“牵牛星是个苦命的星星,这样理解也行。”       而此时,电话进来:“重新做节目找回感觉了么?”       临安走到阳台:“我又脱稿了。”       电波里的声音含有一丝笑意:“说到即兴处了?”       临安默叹:“算是吧。”       他好像很有兴趣:“说了什么?”       临安:“嗯……牛郎十分命苦。”       喂,她在乱说什么!       商策:“每年只有七月七鹊桥相会一次,是很命苦。”       谢天谢地,他没有理解歪-_-!       可是,又听他低语:“临安,今晚要不要相会?”       “呃,我要去看新生晚会。”       沉默。       晚上六点半在大学生活动中心的小礼堂外排队入场,小胖和桃子随后才来,委派临安独自前来占座。       没过一会,队伍就排成了一个U字型,人群越来越拥挤。       临安低头在手机上看巴黎雪铁龙公园的介绍,狐狸十万火急地打来电话问她在哪里。临安听她在那头痛苦地呻-吟,顾不上继续排队了,按照她的指引找了过去。       谁知道刚到她说的那个小教室,狐狸就火急火燎地塞给她一件大红色旗袍:“我憋不住了,你替我一下。”又随手拉来一个长发女生,“我姐们替我顶上,你帮我照顾好她。”说完,攥着一包纸巾风风火火地冲了出去。       临安和那个陌生女孩对视了两秒,满眼茫然。       那女孩被这么一拉过来也有点反应不过来,愣了下,拍着额头醒悟道:“走,我们去换衣服。”       换衣服?临安急忙拉住她:“为什么要换衣服?”       “迎宾啊,院里的好几位领导都会来观看晚会,他们坐在前排,我们负责端茶倒水。哦对,好像待会他们来的时候我们还要先在门口站一会。”       “……”什么叫追悔莫及呀,这就是了!       唔,大神老师,我想和你鹊桥相会……       临安已经很多年没有穿过类似裙子的衣服了,更别提旗袍这种纤细合度的剪裁了。       被拉到女厕换衣服,临安看着那一扇扇阖着门,低声喊道:“狐狸,你在么?”       “在。”便秘的声音。       “你大概要蹲到什么时候?”       “不知道,我脚都快蹲麻了。拜托你啦安安,帮下忙吧,我一时半会起不来。七点领导们就来了。”       临安看着手里的旗袍发怔,又被赶鸭子上架了-_-!       冬天穿这么清凉还是头一次。临安抱着自己的衣服站在镜子前,紧身包臀短袖,事实上,就连夏天她也没这样穿过。       “你好了没,副主席在叫我们了。”       临安转身:“我衣服放哪儿?”       火红的颜色紧贴着雪白的肌肤,明明是素面朝天的一张脸,来人却领略出了一种惊艳。       “就放在那个教室吧,你把贵重物品收好,衣服没人拿的。”       “……”她连包都没带,手机能收哪儿?       最后,只好跑楼下去寄存在了楼管那里。       刚跑回去,那姑娘十分手巧地把她的长发快速挽成了髻,然后拉着她站在了小礼堂的门外。之前排队的长龙已经不见了,观众早已入场就座,礼堂内喧闹沸腾,礼堂外却冷冷清清。       四个女孩两两对立,临安和她们保持统一的站姿和手势,穿着黑皮高跟,心情难定。她唯一庆幸的是,她和狐狸的鞋码大小相同。       长廊尽头有彳彳亍亍的脚步声传来,有人使了个眼色:“来了。”       终于来了,临安从充愣里回神,端正从容,目不斜视。       院学生会主席引领着一群人走了过来,临安虚空地看着前方,连他们身型和穿着都不看,只在心里默默期待着快点结束。       可是,为什么这帮子人停在面前不动了啊?出于焦躁,临安的两只眼睛终于慢慢有了焦距,目光往前方所有人的脸上快速扫过,瞬间目瞪口呆。       呃,他怎么也在?       叶昭觉微眯着眼,有种风雨欲来的味道。临安被他盯得窘在原地,轻扣在腰间的手不自觉地用了力。       有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出声询问:“叶总?”       呃,临安恍惚意识到他是以什么身份出现的了。       记得今天上午在学校官网上找校内新闻时见过一条最新报道——南湘大学?叶氏集团校企战略合作暨就业基金设立签约仪式,今日在我校厚德学堂举行。       也就是说,叶氏成为南大的就业实习基地了。       只是赶得巧就顺便过来看看所谓的新生晚会,叶昭觉自认只比应届毕业生大一两岁,可他身上早就缺少了青春的朝气和热情,为什么会答应前来观看,可能只是单纯因为这场晚会是建规学院举办的。建规学院,他们家小咩在里面读景观学。       而现在,他们家小咩穿着一件手工旗袍站在门外迎宾,迎的却是他,想想就觉得讽刺。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露胳膊露腿挨冷受冻?这就是她想要的独立和自由?       孩子不能太惯了,脾气越来越怪,就连生活也越来越乱。       “叶总?”       叶昭觉忍下怒意,微扬起嘴角:“陈书记,我们进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唔,我要补觉了,替明天请个假,缓和一下。谢谢你们还在,真的很感谢!            

盛夏北梦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盛夏北梦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盛夏北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