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老张诊所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老张诊所 已完结

老张诊所

作者:老张 闫欣分类:都市

这是个很漂亮的女人,xìng格有些腼腆,身材却很有料,再加上正处于哺rǔ期,透着一股成熟女人独有的韵味。 我们邻里相处的很好,她老公黄亿伟经常出差,留下她一个人带孩子不放心,就拜托我多照应。 虽然表面上一本正经,可面对闫欣这种极品,我却很是眼馋。 所以对于她老公的请求,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时常去她家转转,捎带手地帮点儿小忙,顺便瞧瞧那女人饱饱眼福。 今晚我刚洗漱完毕,正打算睡觉,可却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老张,快开门!看看孩子怎么了!” 我打开门,见到闫欣双眼含泪,慌慌张张的。 可能太着急了,她只穿了件半透明的吊带睡衣,我看向她的时候,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她xiōng前的高耸上,随着她急促的呼吸,正在微微轻颤着。 久违的视觉冲击,让我有一瞬间的慌神,心脏也猛烈地跳动着。 闫欣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我在看她,我暗暗松了一口气。展开

老张诊所_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她脸色潮红,不时地咬着下唇,诱人心眩。            已经半个月了,再次的看到她的样子,我无比激动和xìngfèn。            现在的我把一切全抛到了脑后,什么lún理道理,让他们TMD统统滚蛋,见鬼去吧。            闫欣变换了姿势,跪在地上,隐秘之处正好面对我。            伴随着闫欣继续,我也在努力着。            随着闫欣最后一步,她瘫软地趴在了地上。            同时,我也攀上了高峰。            我全然忘记了现在场景,舒服地喊叫了一声。            “谁?”            我的声音让闫欣立刻爬了起来,向外望来。            我真的是忘乎所以,慌张地收拾好拉上裤链,跑掉。            “啊,是我,你在哪呢?”我尽量地平复着慌张地心情,故做平静地回答着。            可是心脏却砰砰直跳,老脸不由自主地滚烫起来,边跑边回着头,恐怕闫欣直接冲出来。            当我跑到婴儿床前时,发现闫欣并有出来,而是依然在卫生间里对我说着话。            “我在洗澡,马上洗完。”闫欣在卫生间喊道。            过了一会,闫欣穿着一件粉色的连衣睡裙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头发还滴着水。            而我却当做什么事都有发生一般,站在婴儿床边上看着小家伙。            她在卫生间门口停留了一会,低着头看着什么。            我顺着她的眼光看去,脸顷刻间滚烫。            “叔,我给你拿喝的!”闫欣抬头望了我一眼,脸色红晕地跑向冰箱。            看着她跑动时,扭动的qiàotún,我肯定她里面是真空的。            想起刚才那一幕,再次有了反应。            在闫欣打开冰箱时,我不知道怎么地就走向她,从后面紧紧地抱住,正好触碰到她的身体。            “叔!”闫欣娇气地叫了声。            我静静地抱着她,也不说话。            闫欣的脸很红,眼睛里充满了迷离,娇躯开始颤抖着。            我向着她的脖子亲去,紧紧地拥抱着。            她松软地靠在我的身上,转过头来,两唇相碰。            当我伸进她的裙下,准备探索时,她制止住了我。            “叔,不要这样,好吗?”            闫欣突然推开了我,眼含泪水地看着我。            我从她的眼里看到期盼,震惊,更多的却是失望,对就是失望,那种对一个长辈的失望。            看着她的样子,我默默地转身向着自己家走去。            回家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干,就连看视频的想法竟然都没了。            不知道过多久,我始终盯着屋顶看着。            这时,我的手机响起。            “喂,老头,干什么呢,想我了吗?”活泼开朗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我听到后,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死丫头,你怎么想起给爸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这个爸了!”            原本是我女儿王丹打来的。            她现在国外留学,算算时间已经二年半了,再有一年半就回来了。            “赶紧说,我没在家,你有没出去勾搭老太太?”女儿严肃地问道。            我一愣,心里便想起了闫欣,不过嘴上却说道:“就你爸我这样谁要呀,倒是你什么时候领回来一个让我瞧瞧。”            女儿在电话那头大声地笑了起来,“老头子,我告诉你,要是让我知道你勾搭老太太,你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好了,不说了,我同学叫我呢。”            挂电话就跟她的xìng格一样,雷厉风行。            我看着电话一阵无语,重新躺在床上,或许真的老了,脑海中竟然回想起女儿小时候的样子。            嘟!            手机中的微信声响起。            我一看竟然是闫欣发来的。            “叔,我知道你的心思,我能理解,我不能对不起亿伟。谢谢您这段时间对我的帮助。”            我的心不由地有些失落,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真是把脸丢到姥姥家了。            我没有回复闫欣,不过随后,她的信息又发了过来。            “叔,我知道这几年你挺不容易,别的忙我帮不上你,我在楼道放了点东西,希望能帮助你。”接着一个羞涩的笑脸。            我一下坐了起来,连鞋都没穿,快速地跑向楼道。            在她家的门口,放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我正准备打开的时候,闫欣的消息又发来了过来。            “叔,回家再打开!”            我看了下她家的房门,我知道她一定在门镜里观察着我。            我的心不由地澎湃起来,她是在乎我的。            回到家中,我暴力地扯开袋子,一套粉色的内衣从里面掉了出来。            望着地上的内衣,我欣喜若狂,飞快地捡起,放在鼻间味了起来。            很香,而且还存留着温度,我猜想一定是她刚脱下的。            当看见小裤裤时,我更加xìngfèn激动。            微信再一次地想起,我知道一定是闫欣发来的。            “叔,希望能帮助到你。”随后,一个捂着脸的笑脸。            我快速地回复过去“谢谢你,雅欣!刚才是叔冲动了,对不起!”            我跑到电脑前,打开电脑寻找着闫欣的身影。            只见她躺在沙发上,拿着手机不知道想着什么,衣服也没有穿。            过了许久,她的信息才发了过来。            “叔,你在用吗?”            屏幕中,她开始安慰着自己,眼睛却盯着手机,我知道她在等我的回复。      

老张诊所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老张诊所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老张诊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