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逆炎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逆炎 已完结

逆炎

作者:逆炎 艾伦分类:总裁

男孩被强迫跪爬在地上,这种跪在地上高高撅起臀部的姿势充满了羞辱,阳光直射在他浑圆翘挺的的屁股上,闪烁著蜜色的光芒,一个人缓缓举起鞭子,由於背光,他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只能听到鞭稍划过空气发出的呼啸,然後就是刺痛与男孩的哀叫。 他看著这场表演,呼吸慢慢变得沈重,那个男孩渐渐将自己的身体蜷缩起来,柔嫩的臀上被纵横交错的鞭痕所覆盖,几乎看不到一点原来生动的蜜色肌肤了。 “主人…主人,请饶恕我,请宽恕我吧……”眼泪和带著哀求的呻吟一起倾泄而出,男孩的头微微偏过去,身体折成一个优美而又及其屈辱的角度。 他盯著那个男孩刚刚显露出来的脸孔,呼吸猛地顿住,那个屈辱的男孩,竟然就是他自己。 “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艾伦满脸都是冷汗,靠在床头急促的呼吸著,脑海里不断的回放刚才的梦境。 右手颤抖著将柔软舒适的鹅毛被掀开,下身精神挺立的性器让他气恼的把手攥成拳头猛地向床上砸去。“Shit!” 为什麽!为什麽这种变态的梦总是会缠著他不放!从小到大一直如此!并且,那个可怜的懦弱的充满了羞辱色彩的下位者从来都是他所扮演的角色!最让他不能忍受的就是,那可怜的下体竟然每次在做完这种梦後都会非比寻常的坚挺! “古德!”艾伦一把扯掉被子跳下床,急步走到卧室边的酒橱中给自己倒了一杯龙舌兰,深邃的眼睛瞟了眼随著自己的传唤走进屋内的年轻男子,古德站的笔直,走路的步伐和站立的姿势都体现出他良好的教养和素质。此刻他正微微低著脑袋等待主人的吩咐。 艾伦没有去看他,咬了一口放在果盘里的柠檬,舔上一口盐,然後将手里龙舌兰一口饮尽,辛辣的口感让他混沌的脑袋稍微清醒了一些。展开

逆炎_精彩章节试读:

      逆炎19            犹豫一会儿,逆炎终於开口,“其实,我总觉得,二八年的PETRUS有种精液的味道……”            听闻此话,路西法突然有种吃了只苍蝇的恶心感觉。“那恭喜你……想要品尝二八年的PETRUS只要脱了古斯里家族族长的裤子就可以……”慢慢的说完,路西法的眼神突然变得揶揄起来,“家庭煮夫的感觉怎麽样?听说你越发贤惠了。            “你知道我自由的时间是那麽的短暂,我要用这短暂的时间让他被彻底宠坏。”顿了下,逆炎微笑起来,“在遇到艾伦之前,我无法想象世界上竟然有如此无趣的人,他一直努力让自己坚强,为了家族的生存而坚强,但这种坚强背後隐藏的却是令人心酸的孤独,我以为世界上不会有人心甘情愿去做家族的牺牲品,没想到竟然让我遇上这样一个傻子。你知道嘛?就连请求我惩罚他时,也如临大敌到像是在谈判!偶尔的撒娇和讨饶也僵硬到快要晕倒,就连做爱时,都认真的像是一个刻板的机器。”            “……那岂不是很无趣?我没有想到你会在他身上浪费这麽长时间。噢噢~~竟然用到了心酸这个词,我以为你会用心疼呢!这次打算玩多久?”            “你为什麽觉得我是在玩?我很认真的好不好?”取出一根雪茄,用专用剪刀剪掉头部,逆炎把它叼在嘴里玩世不恭的嚷嚷。            “你的眼神太冷静了,看看可爱的斐瑞怎麽看他的主人~这才叫爱情好不好?还有,如果你想帮艾伦,何必把事情搞得这麽复杂,你知道艾伦只是在和约翰逊家族竞争奈布哈尼王子位於劳伦斯东部的油田,去年你曾经出售给奈布哈尼王子20吨可卡因,这还不包括你出售他的一批价值七千五百万的军火和125辆本应在日本码头装船的高级跑车,听说你还负责了运输一条龙服务,这几条随便一件事拿出来都足够让奈布哈尼王子把那块油田当作人情拱手相让。”            路西法的话让逆炎有些坐不住了,按著桌子站起来呻吟,“天哪~我去年总共就做了这麽点生意,竟然还让你摸得这麽清楚,从哪里探到的消息?要是敢给我嚷嚷出去我就把你哄抬墨尔本可卡因物价的事抖出去!”            眼角有些抽搐,路西法狠狠地开口,“这麽一大批货物从突尼斯海峡马耳他海峡明目张胆大摇大摆的过去,你当我西西里岛是摆设吗?没有家族庇护独立完成这种大手笔生意本来就不可能做到密不透风。”            “好吧好吧~~算我失误。私事是私事,公事是公事,我想艾伦不需要从我这里得到任何帮助也能做的很好,而且,单纯的他更有意思一些不是嘛?”耸耸肩,逆炎玩味的表情很欠扁。            “单纯?你觉得英国最大家族最杰出最年轻的族长大人是个单纯的角色吗?”忍不住吹个口哨,路西法又一次开始忍不住翻白眼的冲动,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可是逆炎还没有被迷到那份上吧。            “NONONO~~我只是想说~像是贩卖性奴,逼良为娼,走私,偷渡等生计我可爱的小狮子艾伦就不太拿手而已。”            “好吧好吧,那我要封口费!不然我就把你的恶劣行径都告诉艾伦,让你玩不下去~让人养活的男宠?小白脸的角色有这麽好玩吗?没看出来你还有演苦情戏的天赋,玩腻了就抽身吧,别让可怜的族长大人陷的太深。”            “停停停!别说教了……还没当上教父教训人的本事倒是越来越拿手了。前一阵刚从库里放进去几款专门给你做的小玩意,要不要看看?”            “真的?算你还有点良心。”挑挑眉,路西法站起来稍稍活动下,冲著斐瑞招招手。            走上前两步,斐瑞的脸蛋有些发红,虽然有些羞怯但仍然毫不犹豫的在路西法注视下解开自己胸前的纽扣,修长的手指坚定而灵活的执行任务,从他略有些发颤的发丝才可泄露出他的羞耻与无助。将外套脱掉,然後是雪纺衬衣顺滑的衣料很快也被剥离身体,露出细腻的皮肤散发著滑腻温润的光芒,细致并韧性十足的肌肉服贴的被包裹在皮肤下,秀色可餐。结实的胸膛上是两粒樱红的茱蒂,嫩嫩的样子让人很有咬一口的食欲。粉红的小小乳晕荡漾开来,其中一粒上面穿著一枚光滑的银环,银环下是一把小巧玲珑的钥匙,煞是可爱。            斐瑞很是乖顺的样子跪在路西法面前两手背後挺起胸膛。随意的伸出手将钥匙取下,动作中很是恶劣的肆意将那枚嵌著银环的乳尖蹂躏几下,满意的听到斐瑞红著脸低促压抑的喘息声。            “在我面前有必要这样压抑吗?我有命令你不许呻吟出声嘛?跪在这里好好反省不要起来好了。”好像很不满意斐瑞的害羞,路西法往他嘴里塞入一枚天蓝色的颗粒後下达命令。            “是,主人,斐瑞知道错了。”小声的道歉,斐瑞跪的更加笔挺,两眼注视著地毯很是恭顺。            跟著逆炎走前两步,路西法用钥匙插进一幅油画中门锁,一拧画後面的整面墙自动打开,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是一座小型武器库,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各种经过改装过的制式手枪和全自动突击步枪琳琅满目,轻重武器一应俱全。            直接越过一众热兵器,路西法直著眼睛走到最里面一把握住一柄快刀拔起,一道白光後,军刀快速的在他手指间转动,不断在两手间飞来飞去,耍的人眼花燎乱。            “怎麽样?称手嘛?”逆炎一脸得意的表情,“最狠的冷兵器制造者契科夫,两年前从俄罗斯军方跳槽到我家,兄弟够意思吧,第一个就想到了你。”            “棒极了!”路西法看著手中轻重适中的兵器,两人都心知肚明所谓的“跳槽”是什麽意思。“刺,削,划,砍,劈,样样顺手,而且砍铁不伤刃,爽!”            逆炎刚要继续开口夸赞这把刀的好处,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打开手机刚放到耳边,那头就传来一句略带不满的询问。            “你在哪里?”            “艾伦?”眨眨眼,逆炎对路西法打个手势从武器库中走出,“我在外面,有事吗?”            “我以为你会在家。”第二句话中指控的意味变得露骨,独坐在办公室中的艾伦不满的握紧了手中的话筒,从小养成的高傲性格,两人刚相处时逆炎对他的伤害和冷酷以及两人之间“从属”的关系,让艾伦对逆炎有著奇异的占有欲和自卑感,他不敢让逆炎有一秒锺消失在自己的掌控中,逆炎就像是来去自如的空气让他掌控不住,不知该用什麽方法彻底让他属於自己。            “你是在指控我吗?小狮子。”坐到沙发上,逆炎把雪茄放在桌上,语气带著点浅浅的笑。            “……”沈默半晌,那边的声音稍稍降低,“没有,先生……我只是…”逆炎戏谑的反问让艾伦突然感觉到一丝压迫和惊惶,刚才的“口不择言”不知道会不会激怒逆炎,虽然…期待先生时不时的小小惩戒,但是如果真的把他激怒,後果是自己绝对承担不起的。            还未回答艾伦的话,跪在一边刚被路西法灌过药的斐瑞终於控制不住发出细碎的呻吟和暧昧的喘息。            “你在地狱之火?!”噌的从办公桌前站起来,艾伦的声音突然加大,让正想开口的逆炎小小的吓了一跳。            “是的,我在地狱之火。”摸摸耳朵,逆炎看著努力克制自己跪姿的斐瑞恍然大悟,不过介於艾伦“捉奸”的口气,不打算告诉这只小狮子实话。            电话那边的喘息和呻吟声持续不断的传入艾伦的耳中,直让他两眼赤红像只暴怒的雄狮又找不到猎物好让他撕碎,想要大声咆哮颈间的红宝石吊坠却狠狠的提醒著自己只不过是他的所谓“契约奴隶”而已。            大口呼吸两下,艾伦抑制住情绪坐回椅子里,人果然是不知足的,最开始只是希望能够得到他的关注,後又希望能够得到他的身体接触,再往後希望被他调教被他操弄,现在……应该满足了却又有了更大的胃口,想要让他只成为自己一个人的所有物。            “今晚…还回家吗?”声线有些颤抖,可以听出艾伦在努力保持镇定,语气里小小声的示弱以及为自己逾越身份的抱歉。            “每天都会在你到家之前回去不是嘛?不过…今天怎麽会想起来在工作时间和我通电话?”挑挑眉,逆炎的嘴角翘起来,声音暧昧的有些沙哑“小骚货下面那张嘴是不是饿了想主人了?”            “……”艾伦脸蛋噌的一下变得通红,眼中却是满满的悲伤,他怎麽能,怎麽可以,怎麽忍心在别人身上发泄的时候,如此轻松的调笑自己。“别闹了先生…我要工作了…”想要挂掉电话,一刻都不想听话筒那边断断续续隐隐约约传来的暧昧喘息。            大约知道小狮子在别扭什麽,那种委屈到可怜兮兮的声音让逆炎心里异常舒服,            “你笑的真恶心,像个白痴。”还没说什麽就听到路西法的声音从身边传出,看到他从武器库里走出来冲他眨眨眼睛笑得揶揄,像是在嘲笑他俩像是一刻都分不开陷入热恋中的毛头小子。                              

逆炎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逆炎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逆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