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乱明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乱明 已完结

乱明

作者:喻心分类:穿越

夕阳西下,盛夏的暑气不再那么逼人。微微的东南风吹过,刚从酷热中缓过气的树叶沙沙响。小湾村的西边,散落着一百多户人家,已经有烟囱冒出炊烟,炊烟斜着寥寥向上,消散在空中。村的东边,沮漳河转过一道弯,悄悄的淌过,微微的波浪反射着夕阳,闪耀着金黄的光芒。偶尔的狗吠声和鸡叫声无不说明小湾村是一个安静、祥和的小村庄,但这一切被一些叫喊打破了。“打他,打他,打他……”村西头的榕树下,一群小儿拍着小手不停的跳着喊着。 圈子中间,两个男孩搂成一团,喘着粗气,用尽全身的力气想把对方摔倒在地。这两个男童大约十岁左右,其中一个较为壮实,而另外一个则瘦弱点。两人的摔跤已经到了白热化,瘦弱的小孩明显气力不支,两只小脚往后滑,在地上划出两道痕迹。壮实的小孩则一步步上前,突然他腾出一只脚,绊住瘦弱小孩的双腿,瘦弱小孩再也支撑不住,往后倒去。壮实小孩趁势压上去,让瘦弱小孩无法翻身。“小三,你服不服?”壮实小孩用力按住瘦弱小孩,喘着气喊道。展开

乱明_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十三章 请君入瓮            崇祯二年七月,林纯鸿在百里洲大肆购买土地,与众多田主进行商谈。这些田主分布在荆州府各地,与林纯鸿进行激烈的讨价还价,林纯鸿声称:大量的银子已经运到百里洲,价格最高只能接受一两银子一亩。这让田主非常失望,坚决不卖,并且将林纯鸿趁机压价的“恶行”散布出去,并声称:银子在百里洲就了不起了?挣了点钱就张狂,迟早要遭报应。             崇祯二年八月,鉴于江匪横行,百里洲民逃亡严重,设立百里洲巡检司,隶属于枝江县,严查过往匪盗。林德文之子林纯鸿就任百里洲巡检,林纯鸿就职后,便在百里洲大肆修建木材货栈和码头,至于募弓手之事反而置之不理。             这事早传入张兆等人的耳中,十月初二,无月亮,伸手不见五指。张兆精心挑选了二百多个江匪,逆流而上,前往百里洲。             “兄弟们,上次的木材运到武昌后,你们知道卖了多少钱?”江匪们用热烈的眼光盯着赵和海,赵和海伸出四根手指,一字一句的说道:“四千两银子!”             江匪纷纷发出呼哨,赵和海用手压了压,示意江匪安静,继续说道:“那林小三将银子都运到百里洲了,前天晚上,我和跳鱼兄弟偷偷去看了,满满五大箱银子,都是他准备用来买地的。奶奶的,做了这次,大伙就一辈子不用愁了。”             江匪圆睁双眼,无限的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手里的橹摇得更起劲了。             “让兄弟们安静,就快到刘巷了,小心惊动林小三。”张兆见赵和海鼓舞士气,也不干涉,现在见快到目的地,对赵和海说道。             赵和海小声嘀咕道:“你说这林小三才两年时间,就聚得万贯家财,这是咋弄的呢?这小子也蠢,任了巡检,也不招弓手,否则我们也不会打他的主意。”             “两百多个兄弟还怕弓手?那帮弓手收税是好手,要说打仗还是我们兄弟们厉害。我估计啊,他认为我们不敢上岸。”张兆说道。             张兆说完,远眺着黑漆漆的江面,继续说道:“干完这票,咱们也寻思着找个地方安置下来,这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当初咱们兄弟八人,现在就只剩仨了。”             “杨一仁那厮呢?”             “我也想过了,我们抢别人,别人也要防备,被摆了一道,也算我们眼瞎了,怪不了别人。”张兆无限惆怅,叹道。             “可杨一仁是个贪官!”李蒙申对贪官耿耿于怀,不是上司克扣军饷,他们也不会沦落到当江匪。             “这世道无官不贪,我们杀也杀不尽,多杀一个少杀一个又有多少分别?”             张兆的话让李蒙申和赵和海沉默下来,也是,谁愿意做江匪这种让祖先蒙羞的事情?             赵和海望着长江南岸,从隐隐约约的岸边判断还有多远。待他看到一连串灯火,便指着灯火说道:“快到了。”             张兆眯着眼睛看着灯火,下令道:“过会按原计划行事,三弟你看好上岸的位置,别出了差错。上岸后弄到银子就走,不要多停留,也不要多杀伤,都是苦哈哈,谋个生路而已。”             赵和海嗯了一声,说道:“那林小三怎么处理?”             张兆拍了拍赵和海的肩,说道:“据说那小子善使大刀,有几分武勇,又会挣钱。能活捉就活捉,不能活捉,就杀了算了。”             突然船只猛的一顿,已经抵达岸边,张兆一挥手,吩咐道:“兄弟们动手吧。”说完就和赵和海率先登陆,留下李蒙申兄弟二十多人看守船只。             江匪纷纷从船上跳到岸上,稍稍整整队伍,一行人便向灯火处扑去。             那灯火处便是货栈,建有一排房子,平时也有人巡视。尤其对木材货栈而言,防火是重点,巡视主要针对火灾隐患。自从林纯鸿就任巡检后,便每日居留于此,外人也不知道他做什么。             离货栈还有一里地,众匪纷纷加快了脚步,他们都知道,赵和海探查到这里除了工人,并无战斗人员。也是,几万两银子正等着他们去拿,任何人都会忍不住兴奋。可正当他们越冲越快时,突然从货栈处亮起大片的火把,定睛一看,大约有三百余人全副武装,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站在阵前拿着大刀的,赫然便是林纯鸿。             众匪大惊,止住脚步,用惊疑的目光看着张兆和赵和海。             张兆也大惊,看来今天中了埋伏,也幸亏张兆多历风浪,强压下来激烈跳动的心脏,正准备下令撤退,林纯鸿喊道:“张兆,你不要跑,否则我们这边冲杀过来,你的弟兄们肯定死伤惨重。”             江匪忍不住大怒,纷纷骂道:“娘的,谁要跑,你有种冲过来啊!”但他们的骂声犹如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林纯鸿的人一声也不出,静静的盯着他们。             这种压力让江匪的骂声也渐渐静下来,张兆寻思着今天可能无法善了,兄弟们一旦撤退,无法及时上船,肯定要死一大半,可是冲过去,对方三百人怎么看都不是软柿子,即便能赢,估计弟兄们也剩不了几个。张兆拿下主意,马上命令道:“一队、二队跟着我堵截,其他人跟着赵和海撤!”             “大哥……”             “别多说,快点,迟了我们都走不了!”张兆异常坚定的说道,见赵和海兀自犹豫,微微笑道:“他们拿我没办法的,这里离江边近,我的水性你还信不过?”             赵和海这才放心,带着大部分兄弟转身就逃跑。江匪一动,林纯鸿就挥着大刀令军阵冲,很快就与张兆率领的断后队伍纠缠在一起。一时之间,刀枪撞击声夹杂着惨呼声此起彼伏。赵和海回头看了看那血肉横飞的修罗场,强忍着悲痛,带着兄弟们继续退。             且见张兆手持一杆长枪,看着林纯鸿手持大刀冲来,便直迎而上,他的想法很简单:擒贼先擒王。林纯鸿也有此念头,于是,两人很快便交上了手。只见张兆紧握枪杆,将枪头抖成一个枪花,让人眼花缭乱,不知枪头在何处。林纯鸿不管不顾,只拿着大刀向着张兆斜劈而来。张兆急用枪杆贴上刀面,稍一用力,林纯鸿的大刀便被带歪。林纯鸿顺势用劲,让大刀顺着枪杆向下劈来,眼见着张兆的手臂不保,且见张兆将枪杆绕着大刀转了一圈,大刀便脱离枪杆,刀刃向下。张兆一见大喜,挺枪往林纯鸿胸口便刺。哪想到李祖光突然揉身向前,用盾牌挡住枪头,林纯鸿用刀背往张兆背上砸来,张兆收枪不及,被林纯鸿砸个正着,一口鲜血从口中狂喷而出,再也支持不住,扑到在地。李光祖和另外一个壮丁揉身上前,将张兆活捉,用刀架在张兆脖子上,令江匪投降。             赵和海正带着兄弟们狂奔,忽见张兆被擒,怒吼着反身冲来,其他江匪见状,也跟着赵和海转身冲来。张兆大急,骂道:“你他娘的快走啊!”             赵和海不管不顾,挺着朴刀就要加入战团,张兆气苦,吼道:“赵和海!你要是我兄弟,就赶紧走,否则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这时的张兆面上全是血,状若厉鬼。赵和海心里悲愤,兀自在那犹豫。             林纯鸿哈哈大笑:“走不了啦!”             话音刚落,突然从江边传来一阵喧闹声,更夹杂着惨呼。原来周望率着船工队伍瞅准机会,正在进攻留守船上的江匪。             “张兆,你现在退路已断,还不投降?”             赵和海见后路已断,反倒冷静下来,令江匪们不再和对方缠斗,对林纯鸿说道:“说吧,你需要什么才肯放掉我大哥?”             林纯鸿面带笑容,回道:“我就需要你大哥这个人,能带上你们兄弟当然更好!”             赵和海以为林纯鸿就是想拿他们邀功请赏,高声骂道:“狗官,想拿我们弟兄的血升官发财,没门!老子就是只剩一口气,也要和你斗个你死我亡!”             林纯鸿的话张兆听懂了,再说刚才林纯鸿完全可以杀了他,却手下留情,肯定有所图谋。便对林纯鸿说道:“你需要我做什么都依你,不过你得放我的兄弟们走!”             “可以,这没问题,但除了你,赵和海和李蒙申必须留下!”林纯鸿从张道涵那里得知,这兄弟三人原先是水军,便想召入麾下。             赵和海正痛心于不知李蒙申死活,见林纯鸿如此欺人太甚,厉声喝道:“我们兄弟刀口上舔血多年,杀人如麻,早就只欠一死,我们大不了鱼死网破。”             正说着,且见周望带着一百多人,押着李蒙申从后而来,李蒙申走得一瘸一拐,显然腿已经受伤。赵和海见状,扔下朴刀,叫道:“罢了罢了,大哥二哥被擒,我也不独活。兄弟们走吧,我们三个留下了。”             周望见众江匪还犹犹豫豫的,叫道:“想走的就放下武器,抱头蹲着!”             只听见哐当一声,一个江匪的朴刀掉在了地上,江匪见有人带头,便纷纷扔掉武器,抱头蹲下。周望走到林纯鸿旁边,凑到耳边,悄声说道:“得让赵和海走,否则江匪一盘散沙,反而不容易收服!”             林纯鸿幡然醒悟,立即说道:“赵和海,你带着其他兄弟走,你大哥二哥暂时先住这里,我和他们喝喝酒,亲近亲近!”张兆就在林纯鸿旁边,将周望的话听了个大概,这下才放下心来,思虑片刻,对赵和海说道:“三弟,你带着兄弟们走,准备好银两,准备赎回我和二弟!”张兆这番话也算用心良苦,情知赵和海不愿扔下二人独自求活,只好诈称林纯鸿是求银两。             赵和海无法,只好带着剩余的兄弟凄凄惶惶的离开,林纯鸿也不拦着他们。             林纯鸿等人将张兆和李蒙申押回货栈,只留下周望等核心人员,开始审问张兆和李蒙申。             林纯鸿端坐在椅子上,盯着张兆也不说话,把张兆弄得莫名其妙。张兆忍不住说道:“今日被捉,难逃凌迟,还审什么审?”             林纯鸿微微笑了笑,从案台上拿出一张纸,念道:“崇祯元年九月初三,兵部职方司主事余方海等三人被杀;崇祯元年十二月十五,湖广荆门府推官冯义道等八人被杀……”             林纯鸿一项项念下去,念到最后,加上一句:“果然得判凌迟处死。”             张兆咬牙切齿道:“只恨没有杀掉杨一仁。”             “杨一仁犬豕耳,何必纠缠于他?杀之无益,不杀也无害。”             “说这么多干什么?你把我送到荆州府,估摸着你可以升官了,我想想看,你会升到什么官职呢?现在是从九品,还是买来的,估计得升到九品,嗯,不错,可以当一县之主薄或者典史!”张兆的话不无嘲弄,让周望等人忍不住生气,周世亮上前,用脚踢着张兆的膝后,说道:“叫你胡说八道,跪下!”张兆站立不稳,单膝着地,继续说道:“升了官后,就可以去攻打吴敢了,然后被吴敢杀掉!”             这话终于触及了林纯鸿的痛点,他的胸口不停的起伏,忍不住拔出朴刀,指着张兆咆哮道:“你以为吴敢能多活几日?老子现在就杀了你,明日就将吴敢碎尸万段!”说完,便向张兆砍去。周望见状,立即拦住林纯鸿,说道:“张兆现在就想让你杀了他,别冲动!”             林纯鸿听了,好不容易按下内心的怒火,淡淡的说道:“辱及先人,犹如泼妇骂街,男子汉当不屑为之!”             张兆见林纯鸿片刻便压下怒火,心里也暗暗佩服,又说道:“我反正死路一条,只是有个疑问,你现在做生意日进斗金,何必做巡检这个狗屁不如的芝麻官?”             “我做不做巡检不关你事,我现在给你指一条生路,只要你愿意跟着我做事,我就保你和你的兄弟不死。”             “你需要我跟着你做什么?”             “长江水道不靖,对我的损失你心知肚明。所以,只想让你帮我维护水路的安全。”             李蒙申腿受伤,现在正委顿在地,听闻林纯鸿放他们一条生路,便说道:“不知道林老板怎么保我们兄弟不死?”             “你们杀官太多,招安是不太可能。你们可以改名换姓,在枝江落个籍,这个我完全可以办到。”             张兆心念百转,他早就想寻个安稳的所在度过一辈子,跟着林纯鸿没准能满足这个愿望。但是他对林纯鸿还有点不信任,不敢相信他能遮护自己。于是他说道:“林老板的诚意我们兄弟们也明白,否则林老板也不会跟我们废话。只是我还是有点不太确信林老板能护得住我们。”             林纯鸿大度的说道:“这个好办。你们可以继续做你们的水匪,只要你们不截我的货物,随便你们。但是我提醒你们,别看现在荆州府拿你们没办法,但你们的案子是通了天的,一旦朝廷发了狠,你们是无法逃脱的。再说古往今来,哪个水匪出头了?杨幺当初在洞庭湖闹得那么大,还不是被岳爷爷给剿灭了?我现在可以放你们走,等你们想通了再来找我也不迟!”             这话让张兆和李蒙申吃惊不已,问道:“真的放了我们?”             “当然。你们要继续做水匪,我不管,但要是截了我的货物,别怪我不客气。别看现在我在水上把你们没办法,你就看看外面的木材,我可以造多少船只?现在的流民一招一大堆,你能对付得了我吗?”             张兆还是不能下定跟着林纯鸿的决心,他当然知道当水匪肯定会落个身首异处的下场,但跟着林纯鸿就是好的选择吗?             林纯鸿见张兆迟疑不决,下令道:“给二位松绑,好酒款待,让他们走。”             张兆也不可客气,吃了酒肉后,便和李蒙申离去。他还想再看看,跟随林纯鸿到底有没有前途。             对于林纯鸿如此处理张兆,周望等人都有些将信将疑,甚至提出,张兆狼子野心,即便收服,对眼前有利,以后也是祸患。林纯鸿不同意这个看法,认为张兆只要回来,肯定是真心诚意的,否则现在他完全可以虚以委蛇。在处理好张兆的事情后,林纯鸿抓紧时间和百里洲的田主谈论购买事宜,把每亩的价格涨到三两银子,大部分田主都爽快的签订了契约,至此,百里洲五万亩的耕地有将近四万亩落入了林纯鸿旗下。由于农户逃亡严重,许多土地无人耕种,只好抛荒在那里。                  

乱明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乱明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乱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