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我要做阎罗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我要做阎罗 已完结

我要做阎罗

作者:厄夜怪客分类:玄幻

“大人,不好了!沿江三省灵异爆发!申请支援!” “什么?我得赶紧躲起来……” “……大人,您身为阎罗难道不想振奋一下军心来个视察吗?” “视察哪里有小命重要!”阎罗叫我来巡山,我到人间转一转展开

我要做阎罗_精彩章节试读:

      第24章:借东风             于是……下一个剧本就是越狱么?想到这里秦夜就感觉肾上腺飙升,不得不为机智的作者点个赞。             甚至已经有一种开始准备在身上纹地图的邪念。             然而,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后,他的眉头终于皱了起来。             “没有?”有些不敢相信搜索的结果,他再找了一遍,十五分钟之后,愕然地看着屏幕,确实没有。             不是监狱?             他揉着眉心,一分钟后继续在搜索栏寻找着。             精神病院。             没有。             军事基地。             也没有。             军工厂?             还是没有。             一个小时后,他摁着太阳穴眉心紧锁。那一刹那看到的地方,如同从现实中抹去一样!             诚然,峡江市是有精神病院和监狱的。但是和他看到的完全不同。             “如果你身在峡江,那么这种等级的阴气逃不过鬼差的眼睛。”封魂球漂浮在一旁,阿尔萨斯基本弄清楚了应该怎么做,沉声道:“但是……”             “但是,现在根本不可能去峡江。”电脑屏幕照耀下,秦夜目光闪烁地开口。             谁都不是萌新。             人老成精,就算他顶着一张萌新的皮,心扒开也是黑的。所以,他们很清楚,今夜的事情既然特殊调查局和军队都出动了。他们离开的方式还如此诡异。势必会引来整个青溪县的大清查。             这种时候,要做的就是面对拳头乖乖趴下,撅好屁股。别做任何出格的事情。             换句话说,这时候在青溪县接受排查的人不会引起注意。而外出的人一定会被留意!             凭什么刚发生这种事你就外出?             凭什么这么巧?             以秦夜的身份,根本经不起一点怀疑。更重要的是……             “这次大排查,说不定能给我们找到一些线索……这也是我之前在天台掀开棺材想到的。”             “什么线索?”阿尔萨斯好奇地问。             秦夜舔了舔嘴唇:“比如……是谁将尸体运到这里来的?”             “任何事情,只要是经人手去做,就一定会有破绽。正好,我知道一种人,专门干这一行。他们也是除鬼差之外,唯一能借助一些物品和阴间打交道的人。”             阿尔萨斯沉默了一下:“背尸匠?”             秦夜点头:“确切地说,是七大鬼匠。背尸匠,连线师,赶尸人,仵作,刽子手,扎纸人,草鬼婆。对方千里迢迢将尸体弄到这里来,必定经过了背尸匠的手。”             “从他和背尸匠的交代,联络布置上看,我就可以确定,这个躲在西部的老鬼到底知不知道是我踢翻了他的蛊盆!”             阿尔萨斯沉吟片刻,声音更加幽深:“不止如此,无论他知不知道,他一定会派人来。你说……接着会发生什么?”             秦夜黑糯米的心瞬间发光发热,目光直视封魂球:“经过昨夜海悦的大乱,他只要敢来,必定遇到政府的大排查!我可以借军方的东风除了对方的耳目!一箭双雕!”             “还有。”阿尔萨斯肯定地接道:“最差最差,也能从背尸匠身上调查出阎罗印真正持有者的蛛丝马迹。他在西川不知道放了多少蛊盆,你一个个踢下去,就算运气好这次他不知道,迟早也会被对方发现。”             她声音寒了寒:“能在地藏成佛的崩溃中苟活下来的,必定不是无名之辈。要么就是在地狱最深处的极恶之徒,小家伙,你必须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             秦夜深深点头,一人一球彼此凝望,竟有知己之感。             黑心教的同道中人啊……             六方鬼王图换来的随身老奶奶果然不同凡响……当真恐怖如斯呐……             “你终于有一些鬼差的自觉了。”片刻后,阿尔萨斯无比感慨。             “我只是不想死而已。”秦夜给自己泡了杯茶,淡淡道:“如果我知道阎罗印碎片是一个无限轮回,打死我都不会接孟婆的任务。幸好……还有个盼头。”             “等我凑齐阎罗印,我就能马放南山,安安稳稳看政府和那些地府余孽打生打死了……这样,我才能彻底安心。”             “呵……”阿尔萨斯嗤笑了一声,没接话。数秒后才问道:“背尸匠在哪?他可是打开对方真实身份的钥匙。”             秦夜耸了耸肩:“不知道。”             干脆利落到阿尔萨斯一时半会儿接不上话。             “相当理直气壮啊……前面的铺垫让我以为你智珠在握……水了整整上千字你真的大丈夫?你真以为读者好糊弄吗?”             秦夜抬头望天:“天上的雄鹰焉能与地上的蛇鼠为伍?胸怀如我,自然从不关心。”             阿尔萨斯简直对秦夜的无耻佩服地五体投地。             “不过……虽然不知道他确切地点,但是我敢肯定,有一个地方一定能找到他!”             “什么地方?”             “鬼市。”秦夜神秘一笑:“然而我也不知道在哪。”             “……”             秦夜收敛了笑容,有些犯愁地摁着眉心:“每个市都有这种地方,而且,这个地方是流动性的。并不是一直在一处。最多我冒险去峡江市看一看,有些老办法还是很管用的……”             这是最坏的办法。             他踏足峡江市的一刻起,很可能就会被持有第二块碎片的鬼物发现。而他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对方。更尴尬的是,这并不是去寻找对方的好时机。起码要等大排查过了再说。             就在此刻,门忽然被敲响了。             “不开门,买东西隔壁买去。”秦夜随意说了一句,刚说完,门口一个老年妇女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小秦啊?开门呐,公安机关的同事来了。有事儿。”             公安机关?             秦夜放下茶杯笑了笑。             别搞笑了……来买棺材吗?             打开大门,真的看到了一位大盖帽,身边跟着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妈,是丧葬一条街居委会的赵会长。             就在看到这位民警的一瞬间,秦夜的身体微不可查地动了动,阿尔萨斯疑惑道:“体温升高,肌肉紧绷……这是兴奋的表现。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民警”的态度非常好,拿出证件晃了晃:“昨夜青溪县首富王先生家里发生命案,一家两口被碎尸,仅剩独子存活。凶手极其残忍,手段极其恶劣。而且恐怕是惯犯。为了保证各位民众的安全,县内今日开始全县排查。”             我特么就RI了狗!             熟归熟,乱说话照样告你诽谤!             秦夜差点没喷出来。我像那么有职业道德的人吗?收了魂还得碎尸?请你给堂堂鬼差一些最基本的尊敬可以吗?             我是公务员!不是变态!这个锅我不接!             “能进去了解一下吗?”民警朝门上敲了敲,笑道。             “呵呵……”秦夜干笑了两声,转身进了屋。             刚转过身,他笑容完全收敛,微笑着把玩着封魂球:“你没闻到吗?”             “……我最多只能感觉到你身体的变化,到底怎么了?”             秦夜舔了舔嘴唇低声道:“他身上……有股新鲜的尸气……”             “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阿尔萨斯相当之郁闷:“闻不到这种熟悉的味道,本宫还不如一死了之。”             秦夜嫌弃地将封魂球拨开:“你这种晚期的恋味癖,别人都是汗衫袜子球鞋……你居然迷恋尸体。离我远一点,我怕我身上清新的蓝月亮都驱散不了你污浊的内心。”             阿尔萨斯在封魂球内青筋乱跳:“……不是……你是怎么懂这么多东西的?你生活的这几十年到底都做过多少见不得人的事?”             真的细思恐极啊……             三人坐定,民警愕然发现,别说茶,开水都没一杯。             能不能给堂堂人民公务员一些最基本的尊敬了?             “咳……秦先生,资料上显示你不是本地人,你是从哪里搬来的呢?什么时候搬来的?”             秦夜撑着头,懒懒地回答:“平京幸福孤儿院,搬来七八年了吧。”             “是啊,警察同志,小秦是个好孩子哪。平时还帮我提提菜,晒晒衣服什么的,不会是杀人犯。”赵大妈也不迭声地说:“虽然我们这儿是偏了点,但住在这里的都是五年以上的老街坊了。杀人犯也不会到这里来,渗人吗这不是?”             民警压了压帽子,眉头皱了起来:“昨晚呢?你也是在这里吗?”             “当然,六点之后难道我还敢出去吗?你们不是天天播报?”秦夜惊讶地看着警察说道。             “做什么呢?”民警的问题开始急促了起来。             “玩落伍手机。”             “玩什么?”             “看虚假新闻。”             “你一个人开这种铺子,不害怕吗?”             “你养我?”             “……好的,秦先生,最后一个问题。”民警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对方说话有些刺,不知道是哪里,就是感觉和这个人对话堵得慌……莫非是自己的错觉?             他深呼吸了一口:“他儿子是您同班同学,您一点都不悲伤吗?”             调查的真全面啊……这才几个小时?国家机器的力量真是不可小看。             秦夜嗤笑:“我为什么要悲伤?”             “天天欺负我,我早恨不得他死了才好!”             民警直直看了他五秒,低下了头:“好,秦先生,如果想起什么随时联络。另外……一个月后,记得来警局复查。”             “慢走。”                  

我要做阎罗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我要做阎罗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我要做阎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