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稻香

    “小根,你帮忙照看下玉儿,嫂子先去洗澡了!” 夜幕降临,看到嫂子何杏儿端起盆朝屋后的卫生间走去,蹲在墙角玩蚂蚁的王小根立刻一跃而起,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

  • 一生不悔

    这段时间庄斌休假,一直住在女友陈悠悠家,他的准丈母娘是个超级大美女,虽然已经三十八岁了,可因为是瑜伽老师的缘故,保养得非常好,皮肤白嫩不说,身材更是柔媚火辣至极,看起来顶多二十七八岁。

  • Music Chair

    “二十岁谈恋爱就像在玩抢椅子,总有许多时光任人挥霍,然而到了三十岁音乐戛然而止,每个人都开始坐下,我害怕成为唯一站着的人,于是我想嫁给我现在丈夫,因为他是离我最近的椅子。” 赵昳出轨了宋从业。 赵昳想,她的婚姻像是一把锁与另一把锁,是一堵墙与另一堵墙,更是一个家庭与另一个家庭。婚姻比爱更多的是责任,是互补的两个人磕磕绊绊地前行。 宋从业让赵昳知道了,错误的婚姻在于没有找到对的人。

编辑推荐

  • 沦陷
    沦陷

    “啊!爸爸,别这样……” 刘雪慌乱的挣扎着,而在她身后,一个满脸皱纹的老男人,正死死的抱着,一双满是老茧的大手,就放在她胸口的两团肉球上。 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刘雪,身上只有简单的睡裙,很短,而且透明。 她本就是个性感的美少妇,此时雪白的s型娇躯清晰可见,更显得诱人。 尤其是两团将衣服挺起来的肉球,更是能清楚看到上面粉嫩的乳头,而下面更是连肥翘的屁股都遮盖不住,更别提那一双雪白的修长美腿了。

    作者:佚名总裁

  • 岳母之花见花开
    岳母之花见花开

    夏天来了,热得人不想出门。可是我还是坐上了飞机,而这次的出门全是家里的两个美人儿催促的结果。“把你岳母接过来住几天,她一个人怪寂寞的。”妈妈和我办事时说。“老公,让我妈在这边先住上几天,等大哥他们回来再说,行不行啊?”小丽的娇吟在耳边回响。   我左手搂着妈妈的细腰、右手捏着小丽的大奶子:“我要有人陪我去,美人儿们,谁和哥去一趟?”“格格……”娘俩儿笑了,一个搂着我的脖子上下起伏的运动,另一个用奶子摩着我的后背。“我们谁也不去。”妈妈咬着我的耳朵,算是回答。   我拍了拍她的圆屁股,妈妈的身子摆动起来:“小伦,你知道现在舞厅需要……嗯,小畜生……嗯……”“需要什么?”我的手在妈妈的屁眼揉起来。“小……伦,别……乱动,妈……嗯……妈又痒了……”小丽从后面揽住我和妈妈的头,浪声浪气的说:“需要你的两个美人支撑,很多人都在等着我们。”“……啊……”   坐在飞机上,想着两个美人儿床上的样子,心里竟然涌动着一股欲火,我是越来越离不开她们了。事先电话里已经告诉了岳母到达的时间,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所以约定她举个寻人的小牌子。眼看就要见到岳母了,心里竟有些紧张。   过了安检,候机厅里举牌的人太多了,我正在张望着,一个女人靠过来,藉着她手里的衣服遮掩,手竟然捏住我的肉棒:“先生,喝杯茶好吗?”“请不要这样,我有要紧的事。”一边说,我一边寻找着。岳母可能是记错时间了吧?我往出口处走去。“大哥,价钱你说好啦!”女人跟着我往前走,胳膊紧挽着我,身子就势靠在我的身上。她的身上传来阵阵香气,身若无骨,引得我真有些上火了。   接机的人渐渐远去,难道岳母真的忘了时间?“大哥怎么样?”女人贴住我的耳朵,小手不经意的蹭着我的下面:“你的鸡巴可在点头了,格格……跟我来吧,嗯~~?”在她的挑逗下,鸡巴频频高举。岳母不知什么时候会来,要不就先打一炮?“多远?”我抬起胳膊看了看表,手臂蹭在她的奶子上,又软又挺,看来是真家伙。“不远,我家就在前面,来吧大哥!”   飞机起降的时间一过,路上的车少了起来,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迎面开来了一辆公车。“大哥,咱们坐公车去吧,一会儿就到。”“那好吧。”我们来到车旁,刚要往里上,“是小伦吧?”从车里下来一个女人。“我,你是……”眼前的女人穿了件黑色的连衣裙,中等个子,看起来不像是我的岳母,因为她看起来只有四十岁。   “车误点了。你……你们?”

    作者:小伦 岳母言情

  • 冬日暖阳里的雪
    冬日暖阳里的雪

    “老婆,我回来了,想死你了……” 浴室里,苏雪正在洗澡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欣喜的声音。 还没等她回过神,已经被人从后面抱住了。 随即,一双大手分别压在了她前面的两个挺翘上,温柔而又有节奏的揉动着…… 苏雪今年十八,才刚高中毕业,不仅没谈过恋爱,连跟男生手都没牵过。

    作者:佚名言情

  • 玉兰花开
    玉兰花开

    八月中午,阳光毒辣火热,一辆乡村大巴停在路边站台。 李小强背着包下车,擦了擦额头汗水。 “四年了,大学毕业回家,这老家还是啥都没变,一个鸟样。”

    作者:王慧都市

  • 极品维修工
    极品维修工

    真大啊,没有东西托着还这么挺,要是让我抓,我的一只手都不一定抓的过来。” 老李嘴上流着哈喇子,眼睛紧紧盯门缝里的旷世大战,一只手不停的对着自己的庞然大物摩擦着。 房子里有一对男女此刻正激烈的纠缠在一起,那衣衫半解的女人,正是最近老李心心念念的柳玉倩。 她有着一张秀美绝伦的脸,一对饱满的硕大随着的动作在那里不停的晃动着,半球形的美形十分的挺拔,线条格外的柔和,光滑细嫩的肌肤上泛起一层粉红。 而且那女人身体某个地方比老李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大很多,犹如漫天白雪中的两朵怒放的红梅在傲然的屹立着。 身下那双大白腿之间,爆发着一种对男性致命的诱惑力,让老李心里就像被猫爪挠着,恨不得冲上去厮杀一番。 老李今年快五十了,1米80的身高看起来跟个壮小伙似的。 年轻的时候老李仗着自己长得帅,又是当兵的,四处勾搭了不少小姑娘,结果工作后不知收敛,搞了自己老板的女人,把自己送进了监狱,出来后已近半百。 他虽然人老,心却不老,还是喜欢年轻漂亮身材好的姑娘,听说有名的二奶富贵小区勾搭装修工人事件,就伪造了一份简历,干回了自己入队钱的老本行,同时也混了一份稳定的工作。 他最近迷上了即将搬到隔壁的柳玉倩,自从帮她搬过一次家后,他就一心想着与她“大战一番”,一听他们需要水电工,二话不说放下手上的工作赶过来了,便让他赶上了这么一场好戏。 柳玉倩是个一所学校的舞蹈老师,长的非常好看,而且年轻,看起来二十四五的样子,尤其是她那弹性十足的翘臀,每次走路看的老李惊心动魄。 不知道多少个日夜,老李都恨不得把这美少妇扒光,抓着她那诱人的翘臀,从后面弄的她死去活来。 “快点,老婆,我快憋不住了,快快快!” 这时一个男人,声音当中满是焦急,他就是柳玉倩的老公,陈旭。 “老公,我还是用手吧,等会被李哥发现怎么办?”柳玉倩一脸娇羞的颤音道。 “没事,这大中午的老李应该会吃了饭才过来,哪有那么快的,放心吧,我这回一定让你舒服的飞起。” 陈旭声音很激动,随后就看到他解开皮带,露出一根小树枝,老李嫌弃的瞥了一眼,大叹辣眼睛。 “不要在窗台上,对面楼上还有人呢!”柳玉倩有些犹豫。 “怕什么,对面楼层都还在建设,工人们几乎都出去吃饭了,再说了两栋楼这么远,看不清我们的,这样反而更刺激,噢……” 柳玉倩双眼迷离,双手扶着窗户,翘臀配合的挺起,发出嗲嗲的声音:“啊,老公你好坏,快用力一点。” 此时的柳玉倩已经渐入状态,陈旭也趴在她身后卖力的撞击着,嘴里还在说着:“噢,好舒服,老婆。” “啊,再用力点……快点……”柳玉倩娇喘连连,声音也尖锐了起来。 可是,陈旭在此时便不行了,一阵哆嗦,就败下阵来,最多也就两分钟不到。 “老公,你这是怎么了?快动啊。”柳玉倩皱了皱眉,转身询问。 “额,最近实在太累了,我也没办法,再说了,在窗户边做,太刺激了!”陈旭提好裤子,无奈的解释道。 “哦,这样啊!” 柳玉倩深深叹了口气,眼神中带有浓浓的失望。 柳玉倩那欲求不满的风情,把门外的老李看的是血脉喷张,恨不得冲进去踹开那废物,自己好好的跟她厮杀一番。 不过等会应该还有机会,他之所以这么爽快的答应,就是因为柳玉倩下午没课,可能会呆在这里帮忙…… ###第二章(1) 正当老李遐想连连的时候,一阵邪风吹来,那没有关的门被风吹的一下给关上了,砰的一声,把里面的人吓了一跳。 “不好,是老李过来了,快清理一下。” 随后,里面传来了两人整理东西的声音。 “完了,我蕾丝裤被你弄到地上了,现在还怎么穿啊?” 正打算离开,回到门边假装刚到的样子的老李,突然听到屋子里面柳玉倩的抱怨。

    作者:老李 柳玉倩言情

  • 我要做阎罗
    我要做阎罗

    “大人,不好了!沿江三省灵异爆发!申请支援!” “什么?我得赶紧躲起来……” “……大人,您身为阎罗难道不想振奋一下军心来个视察吗?” “视察哪里有小命重要!”阎罗叫我来巡山,我到人间转一转

    作者:厄夜怪客玄幻

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

  • 都市之倾城佳人
    都市之倾城佳人

    王老实干了一辈子农民工,老了老了,却享起了儿孙福,他儿子开公司赚了大钱,不仅在城里给老爹买了一套三居室,还花钱请了一位年轻女保姆,专门照顾王老实。 保姆叫林曼,29岁,腰细腿长,一双傲人胸脯足有36D,浑身肌肤又白又嫩。

    作者:王老 林曼都市

  • 乡村艳妇
    乡村艳妇

    白花花的腿,还有那小细腰,还有那浑圆浑圆的……看她看的心痒痒,这女娃太惹眼!山美、水美、人更美,小小农民命犯桃花,气运十足,村里搂着村里最漂亮的俏寡妇,调戏村支书家的闺女的生活。才知道真正的艳福无限,春意盎然……

    作者:叱咤风云乡村

  • 财运天降
    财运天降

    作为一个超级富二代装穷是一种什么体验?别拦着我,没有人比我更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

    作者:陆原居总裁

  •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外门弟子叶辰,因丹田破裂,再无缘仙修,现逐出正阳宗,终生不得再踏入正阳灵山半步。” 雄伟的大殿中,冰冷的声音如同上苍的宣判,充满了不可忤逆的威严。 下方,叶辰静静伫立在殿中,神色苍白如纸,伴随着那无限回荡的宣判,拳头也随之握了起来,兴许力道过大,指甲都插进了手心,浸出了鲜血。

    作者:六界三道玄幻

  • 薄总潜一个呗
    薄总潜一个呗

    极富奢华气息的酒会中,男人们推杯换盏,互相商讨着生意上的心得,而女人们,则攀比着珠宝首饰或是身上的高级定制。     辛可可拿着红酒安静的站在角落,她现在虽然算得上是当红花旦,但是在这些自视甚高的贵fù人的眼中,她也没有当红到能让她们趋之若鹜的地步。     “你不过是个戏子而已。”薄少哲当初冰冷的话语再一次回dàng在辛可可的耳边。她看向宴会上最热闹的那个方向,视线在薄少哲身上停留了许久。     “在看什么?这么入迷?”熟悉的声音从耳畔传来,打断了辛可可的走神。     她迅速看向身边的人,完美的演技在瞬间展现,脸上的笑容恰到好处无懈可击。既不会让人觉得疏离,又不会显得太过谄媚,如此落落大方,仿佛是春日枝头上绽放的最盛的花朵,让人恨不得采摘下来捧在手心好好呵护。     眼前的人是常远集团的李公子,也是邀请辛可可来参加酒会的人。

    作者:薄少哲 辛可可言情

  • 我的女教师
    我的女教师

    我躺在床上却如何也睡不着,眼睛恨不得钻到一墙之隔的对面。 也不知道是不是鬼迷了心窍,我脑子里就想到凿壁借光的故事,手拿着工具直接忙活了起来。 一颗心怦怦直跳,看着那细小的光亮,我整个人激动的趴了

    作者:佚名言情

热门书本

最新小说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5. 游戏竞技
  6. 历史军事